有翼生物保护委员会(8.0小龙崽子如果有戏份我就把脑的草稿都肝了)

破碎记忆之心 07

07雾中风景

出发之前,希拉斯·暗月曾和他们分别进行了一段私下的交谈。

“告诉我,安度因国王,为了在今天结束这一切,你愿意牺牲什么?”希拉斯·暗月把玩着手里的礼帽,问着眼前的国王。

“唯有我自己。”牧师国王不假思索地回答。

马戏团老板笑着摇了摇头,“我本来还想问,‘如果献上一个湖畔镇的人口可以结束这场灾难,你会去做吗?’……看来我的质疑是多余了,我为我的怀疑道歉,陛下。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现在您可以告诉我,如何‘在今天结束这一切’了吗?”国王温和地发问。

“当然,陛下。”


安度因从来没去过暗月马戏团,当他还是个少...

小破龙vs护国神犬嘻嘻嘻

特意跑去永恒岛当着某人的面

为什么暴风要塞不能进行小宠物对战:(


小朋友们太可爱了,我的言语无法形容更多……
这个场景就是我想象中的那篇看图说话的结尾,安迪扯着小黑手手,"拉希奥,我们还是算了吧?"
呜呜呜呜呜呜

半条生鱼:

画爆小学生!!后续有@一只伯劳 的文随机掉落!(注意事项:不管你有没有觉得像海尔兄弟 请不要说像海尔兄弟)

友谊是魔法(黑白王子)

简介:一开始,拉希奥并不认为他会和那个金发的转校生成为朋友。

说明:普通的小学生AU生活

基于树叶画的超可爱小学生图的看图说话,我爱树叶!


 

拉希奥·普瑞斯托不喜欢那个新来的转校生,一点儿也不。

安度因·莱恩·乌瑞恩,坐在他邻桌的那个金发蓝眼的小鬼除了讨任课教师喜欢以外一无是处。他总是端端正正的坐直在课桌前,一丝不苟地听着每一位教师讲话,拉希奥毫不怀疑能在他的笔记本上找到教师们说的每一个字,就连玛法里奥先生的社会历史课也不例外,究竟什么样的人能聚精会神听玛法里奥讲整整四十分钟的历史课还能保持清醒且频频点头啊?除此之外...

内有恶犬【黑白王子】

简介:显而易见,克里希托不喜欢那个长翅膀的家伙。

警告:吐槽向,没有逻辑,开心就好

 拉希奥/安度因

克里希托今年八岁了。

这对一只小型巴哥犬来说已经迈入了中年,它应当步伐变得迟缓,运动量骤减,并且把更多的时间花费在睡觉上。至少从理论上来讲应该是这样。

但它是乌瑞恩家族的狗,更不必说还是瓦里安国王亲手养大的,它深知自己肩上的重任,它每天在暴风要塞来回巡逻不下五趟,从花园到王座厅,从图书馆到国王的起居室。它昂首挺胸,迈着自己短而粗壮的四肢整天撒欢奔跑着,任何威胁暴风要塞和国王安全的人都逃不过它的眼睛,任何人

 

此时此刻,克里希托正蹲在国王的卧房...

破碎记忆之心 06

06  疯狂六月

 

黑门50年的夏天注定要被载入历史,那年的六月发生了一连串不可思议的事件,足以让最理智的人怀疑自己的眼睛,让最虔诚的人怀疑自己的信仰,没人想到会有一天,就连最年幼的孩子和最沧桑的老者都要亲临战争的前线。

 

第一件事发生在暴风城港口。

“海怪号”狮鹫级驱逐舰在月初时终于返航了,比它预计的到港时间整整迟了半个月。那些等待着前往诺森德的冒险者不得不在暴风城多滞留了两星期,当他们终于看见“海怪号”的桅杆时总算长出一口气,他们带着镶金玫瑰大瓶的波特酒奔向码头,准备安慰一下舟车劳顿的“海怪号”船长科斯坦斯女士,好央求她在稍事休息之后能够在今天再...

想搞快快乐乐的小国王x女装黑龙的扶她车;或者格雷之前写的国王灵魂分裂背景,黑龙x戒律牧x暗牧的3p混乱邪恶车;或者羊驼驼提到的海盗au,非法捕捞的独眼海盗船长小黑x蓝尾巴小人鱼安度因的人外车……唯独觉得手头的坑越搞越想哭,刚开搞的时候明明兴奋又开心的(ಥ_ಥ)

(自己刨的坑哭着也要填完,这份痛苦我不能一人承担……)

破碎记忆之心05

05永不复焉

 

                      

现在他能看的到那些闪烁着奥术光辉的塔尖了。但牢不可破的屏障依然存在,阻碍着他向前飞近哪怕一步,他盘旋在城市空域,试图找出一个突破口。他不知道自己已经飞了多久,但他真的非常想要进入这座漂浮在空中的城市……哪怕只是落在那些紫色的露台上歇歇翅膀。

在他望向周围时,一只乌鸦突然穿过那层屏障向他...

破碎记忆之心04

04 群星闪烁


他在飞行。

这不是个适合飞翔的日子,大雨滂沱,电闪雷鸣,任何一只妄图在这种天气起飞的鸟儿都会被呼啸的狂风卷起抛在地上,翼骨摔得粉碎。所幸,他不是什么长着羽毛的鸟,他是一头龙。他在雨云中飞快地穿梭而上,闪电的火花擦过他的尾尖。他飞得那样高,就好像只要远离大地就能把那些雨水和世间的苦楚甩在后面。

很快,雨消失了。

云层之上,金红色的光芒柔和地落在他湿漉漉的鳞片上,晃得他睁不开眼。他突然感觉一阵倦怠,在逆着狂风骤雨飞翔的时候没有,在躲避雷暴闪电的时候没有,但现在,他想就这样停下,蜷缩在高处柔软的云间,让太阳暖着他的鳞,陷入一个温暖的梦,然后永远不要...

不如跳舞(下)

【黑白王子】

警告:没有逻辑,通篇胡扯,放飞自我,请不要揍我。

 

安度因隔着三条街都能隐约听到拍卖行的音乐和人群的欢呼,或许他现在该叫它舞厅了。他慢慢地踱着步子,依然不确定放下那些战报和文件,跑出要塞放肆能否称得上一个明智的选择。接着,那个跑在前方的家伙就突然停下,往回折了几步扯着安度因的手臂,无忧无虑地笑着大喊,“快点儿,安度因,别磨蹭,我们还能赶得上最热闹的时候。”他笑得像个独吞了一整份感恩节大餐的孩子,让人类移不开眼。

去他的。一个晚上而已,不会出什么麻烦的。

他紧走两步,跟上了黑龙的步伐。

 

眼花缭乱的光芒从舞厅门口溢出来,一位黑发的侏儒...

© 一只伯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