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茏骑士>

漫长的情人节与翡翠梦靥

简介:在一次意外袭击中,安度因国王陷入了长久的睡眠,他会永远迷失在梦靥中,经历自己所恐惧的一切,直到有位勇敢的朋友,走进国王梦境的深处……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童话故事。

01  石锤淡啤酒

每年情人节,暴风城国王都会收到来自联盟勇士们各种表达敬意(和爱意)的信物,爱情手镯啦,玫瑰啦,香水啦。在这样一个充满了甜蜜柔情的节日里,一贯做风硬派的幽魂之狼“洛戈什”也会放下身段,接受勇士们的各种“爱意”。因为“在充满了死亡阴影与军团威胁的世界中,民众更需要爱来保持前行的希望和勇气”在一次私人宴会上,瓦里安国王微笑着说,安度因为父亲能这样想而深感自豪。在节日期间,每天晚上安度因都会和一个“香喷喷”的父王共进晚餐,各种花果香氛和木质香调杂糅在一起,附加着各类智慧与力量祝福,安度因觉得那时的父亲浑身都笼罩着光晕和闪粉,恍若一个被艾露恩选中的月之女祭祀,在石锤淡啤酒的怂恿下,他也这样说了。联盟最伟大的战士,瓦里安·乌瑞恩国王的男子气概毋庸置疑,但真正的男子汉才不会为这种玩笑和自己的儿子置气。国王咧开嘴,一把拦过男孩的肩膀,有力地揉着他金发——像他的母亲一样,闪耀如群星。

安度因由衷地希望自己能专注地倾听,记下每一个细节。他愿意用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去换一个和父亲再次共进晚餐的机会。当他疲惫地站在暴风要塞议事厅的王座旁边,接受勇士们源源不断地“爱意”时这样想到。说真的,这个华丽的座位又硬又冷,有时他宁愿站着都不想坐下。时间已经很晚了,他再次面带微笑地递给一位年轻的侏儒法士一张情人节卡片,(“天呐你真高!”她开心地蹦起来说)想着漫长的一天终于结束,星空之南,勇士们应该都已经在酒馆的火炉或者自己的篝火旁,嚼着写着各类情话的糖果,放着花哨的烟花,准备度过一个美妙的夜晚。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准备回到要塞的起居室,来一次彻底的沐浴以扫清浑身的香气和疲惫。

 

当他迈步离开时,一位人类术士急匆匆的向他跑来。

“好吧,最后一位勇士”安度因叹了口气,准备接纳术士赠上的爱情手镯,“感谢你为暴风城所做的贡献,勇士,这是你的节日卡片……”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以活人的标准来看,这位勇士的脸色苍白的吓人,如果不是安度因疲惫到眼花,他会说来者的脸色像是在无尽之海中活活泡了三个月。他悄声为自己施放了一个真言术.盾,一边准备吟唱一个沉默法术,他倒要看看这个术士的真相。来者接过了国王递来的节日祝福,随后顿了一顿,从怀里大大方方的摸索出一个粉色的小瓶子,和那些那些嬉笑着挤上前来试图为小国王喷上属于自己的“爱情香水”的勇士们一样。安度因有些放松下来,他今晚一定是太累了,悄悄收起了准备释放沉默法术的手。

“情人节快乐我尊敬的王!”人类术士微笑着靠近国王,然后以一个夸张的角度继续咧开自己的嘴——从双唇直到耳后。那不再像是一个微笑了,没有活人的微笑可以扩张到那个地步。

“为了希尔瓦娜斯的荣耀!”

他高吼着跨步向前,把手中粉色瓶子中的液体一股脑撒向了国王的脸。一瞬间安度因只来得及反应加固他的真言术,圣光的力量是强大的,他的防护魔法足以挡下最强大的兽人战士的一击旋风斩,只是在易挥发的未知液体面前,圣盾就有些无能为力了。瓶内的液体在接触到空气的快速挥发,溜进了国王的肺。安度因马上反手凝聚了一道精神鞭笞紧紧地束缚住了袭击者,抬手释放了一道驱散法术——一个经过魔法伪装的亡灵术士,毫无悬念。

 

暴风要塞的卫士们在事发的同一时间迅速向议事厅聚集,焦急的靠拢过来。国王挺直腰背,点头示意“把这个术士带到法师塔,找炼金师立即准备审讯药剂,这很可能不会是一次临时起意的袭击,搞清被遗忘者的目的。”随即朝勇士们摆摆手,“我没事,这件事先不要告诉吉恩——”

然后他直直的向后倒下,跌落在高高的王座上。他脑子里最后念头只有:他让父亲失望了,

再一次

 

——TBC——

 

注:石锤淡啤酒,最想开怀畅饮的饮料!

一些吐槽:

1. 这个想法来自于wow情人节活动,每天上线必做的事就是给小国王搓一个爱情手镯然后屁颠屁颠送过去,再找机会给他喷一发爱情香水。给小国王排队送信物的勇士那么多,我时常想,如果这时有人要搞他,混在这里岂不是轻而易举?

2. 于是在过年假期开始写这个故事,按照计划它大概会很长,但目前的存稿少的可怜,为避免最终坑掉它,干脆先发上来一点自断后路

3. 我想看一个面对自己从童年到现在所有恐惧与自我怀疑的安度因,我想看他受伤,看他哭泣,看他被心魔折磨,最终坦然面对一切,和自己达成和解的国王。
我想看一个收起了恶作剧和谎言,放下了阴谋和策划的拉希奥,我想看他紧张,看他煎熬,看他忧心忡忡,看他无处次失败但永远不甘放弃,最终凭借决心和信念带他的朋友远离梦靥。

如开头所说,这是一个童话故事。

大概吧。

 

 

 

评论 ( 22 )
热度 ( 48 )

© 一只伯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