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翼生物保护委员会(不管8.0小龙崽子有没有戏份都不妨碍我继续爱他……

漫长的情人节与翡翠梦靥 10

10 睡前故事和晚安吻

“三天了,你已经连续三天晚上在上床后偷偷爬起来点灯,你是在偷吃东西还是在干吗?到底要怎样你才肯乖乖睡觉?”

“……我只是睡不着,父亲。”

“伯瓦尔说你是在怕黑,我说我的儿子怎么可能会怕黑呢——”

“——伯瓦尔公爵在逗你玩呢,父亲!我才不怕黑!……我只是无聊在看书打发时间。”

“哦?看书看到午夜然后睡着了灯还亮着?”

“……”

“这样,我们来做笔交易,我给你讲一个故事,来代替你的‘打发时间’,完了你就给我乖乖睡觉。”

“嗯!”

 

“……父亲?”

“怎么?”

“您不用坐在那张椅子上,那把椅子太硬了……我是说,我的床很大,完全可以容得下我们两个……”

“那就别干愣着了,孩子,快把你的小屁股往那边移点儿……你还在傻笑些什么?”

 

“从前,有一个来自吉尔尼斯的人……”

“他的小女儿在一个月圆之夜去黑瘴林拜访她的祖父,结果发现一只长着獠牙,满身白毛的怪物躺在祖父的床上,小姑娘被它吓了一跳,掏出小匕首准备防身,结果那怪物说自己就是她的祖父,被女巫下了诅咒。然后女孩和她的祖父一起击败了女巫,破除了可怕的狼人诅咒。父亲,这个故事我已经看过不下三个版本了。每个东部王国的孩子都听过它。”

“好吧,那我们换一个……从前,在黑石山有一头邪恶的黑龙,它绑架了……”

“不是吧父亲?黑石山的黑龙?它绑架了洛丹伦的小公主然后威胁吃掉她的父亲,国王召集全东部王国的勇士出征,并宣布:杀死恶龙的人可以迎娶可怜的小公主。一位英勇的骑士经过一番激烈的搏斗斩杀了黑龙,救出了公主……但其实这位勇士是另外一头黑龙变的,只是为了骗取公主的芳心。您从我三岁起就开始讲这个故事,好告诉我龙都是阴险狡诈的生物,一定要提防恶龙迷惑人心。我已经能把它倒背如流了……”

 

“你到底还要不要听我给你讲故事了?”

“要……”

“最后一个,不管你有没有听过,这都是最后一个了!”

“嗯哼。”

“这个故事的名字叫《魔石》,你有听过这一个吗?”

“没有,父亲,这是个新故事!”

“好吧……那就这个了。”

 

“在古神陨落的时代,燃烧军团的恶魔阿扎里制造了九颗充满力量的宝石,用它们来诱惑凡人。弱者屈从于魔石的力量,他们的灵魂随即被阴影吞噬。” 

“阿扎里将紫色的水晶送给黑暗之心,只有最渴求力量的人才能得到。第一个拥抱黑暗的是术士林恩,为了自己的那些黑暗研究,得到石头之后他就杀死了同袍。”

“父亲,‘同袍’是什么意思?”

“‘同袍’意味着极为亲密的朋友和战友。”

“这真可怕,一个人居然会为了一块石头谋杀自己的朋友。”

“安度因,人们为了力量所做的事,有时会远比这可怕得多……随后,古老森林中的精灵们用尝试玉石抵抗恶魔的诅咒。阴影散去,但仇恨扔在,脆弱的灵魂遭到扭曲。精灵长出了角与蹄,他们的森林开始燃烧。”

“那些精灵,就是住在大树上的那些吗?”

“我不太确定……不过有可能。”

“古代的巨魔拥抱了阿扎里的礼物,黑色的石头如匕首一般锋利。找到黑曜石的人,身边再也没有同伴,不管谁得到它都注定孤独终老。”

“父亲,什么叫‘孤独终老’?”

“就是一个人失去了他所爱的人,然后独自老去。”

“……”

“……别那样皱着眉头看着我,安度因,你的母后的确是去世了,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就是‘孤独终老’,有你在我身边,孩子,我永远称不上是孤独终老。现在别太好奇了,让我们快点把这个故事讲完,好让你早点睡觉。”

“牛头人的草原在烈火中焚烧,绿色的火焰中涌出无尽尖牙利齿的野兽,牛头人酋长得到了这块绿色的翡翠,想要用它的力量拯救自己的土地。他们释放了心中的怒火,族群却从此失落。究竟谁是猎手,谁又是野兽?”

“岩石化成的矮人们听信了阿扎里的许诺,他们向地底深处不断挖掘,寻找银光闪闪的法力秘银,纵横交错的地下王国曾一度兴盛。但渴求力量的贪婪最终带给他们的却是末日,他们唤醒了地底的古老炎魔,被永久囚禁在秘银的墓穴之中。”

“光滑的珍珠送给了神秘的高等精灵,他们用珍珠尝试更多强大新奇的法术,一个又一个,他们的尝试都成功了,除了最后一个。强大的召唤魔法反噬了他们自身,精灵们长出了鳃与鳍,灵活的施法手指长出了蹼。他们被沉入深海,再也不见天日。“

“蓝色的宝石归海底的鱼人领主所有,它们被粘液包裹起来,很快鱼人就接连不断地涌上了海滩,两只,四只,然后是更多,更多……它们成为了所有初出茅庐冒险者永恒的噩梦。”

“第八颗石头……第八颗石头是洁白的钻石,珍贵的宝石激励纯粹的信仰。低声的祈祷可以让逝者苏生,但没人知道要付出怎样的代价,尝试用它唤醒死者的人都再也无法亲自向别人讲述他们的故事。”

“……最后一枚红宝石毁灭了它的主人阿扎里,无名的法师凭借它破解了结界。阿扎里发出绝望的咆哮,被封入扭曲虚空,再也不见踪迹。但九颗魔石依然散落在世间,人们相传,被魔石承认的主人能够获得堪比堕落泰坦般重塑世界的力量。”

“故事就是这样,你满意了吗?”

“这个故事,它是真的吗?父亲?”

“这只是个神话故事,孩子,哪怕历史变成传说,传说变成神话*1……而到最后我们都会变成故事,希望你能写就一个好故事。”

“现在,快睡吧,我的小狮子。”

 

一个轻柔的吻即将落在小王子的额间。

 

然后所有的一切都静止了,繁星不再闪烁,烛火不再晃动,风,就连风也凝固了。金发的孩子悲哀地注视着国王近在咫尺的脸——他离他那么近,仿佛触手可及,却又永远分离。

巨大的阴影从四面袭来,它们席卷一切,吞噬一切。

只留那孩子独自站在暗影中。

“现在,父亲,轮到我孤独终老了。”

———————————————————————

 

安度因·乌瑞恩王子在一片急促的呼吸中骤然惊醒。火光照亮了他惨白的脸,左眼的旧伤又在一下一下地抽痛,仿佛有人用炙热的烙铁轮番压在他的皮肤上。他用力按住眼眶,朝那堆温暖的篝火瑟缩了一下,好像在尽力躲避来自四周森林阴影中的怪物,又或者只是逃避那些阴影本身。阴影无处不在,它们和昔日的悲恸一起呼啸而来,扰得他不得安眠。自从离开暴风城之后,他总会梦见这个,所有的梦境都有着相似的开端,先是温暖的烛火和柔软的床铺,然后是父亲,用他那厚重的嗓音为自己讲述一则古老的神话……而他永远得不到国王的晚安吻,他总会在父亲的吻降临之前惊醒,那些温暖的,发光的事物最后总会被无名的阴影吞噬。

这是个糟糕的梦。它总在反复提醒着他那些自己曾拥有过,而后又遗失了的东西。但它同时又非常具有启发性,它是一则谜语,一张地图,指引他找到那些他需要的东西——他正像一个寻宝猎人那样,沿着传说追逐历史。

左眼的疼痛暂时缓解了,安度因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巧的木盒,在火光之下再度打开它。那盒子不大,内部被隔出许多个方格,数枚精致的宝石安静无害地躺在盒子里,闪烁着各色的光芒。他轻抚过那些漂亮的石头,带茧的指腹依次划过暗紫的水晶,碧绿的翡翠,幽蓝的宝石……他为得到它们付出了很多,但这些牺牲和他将要得到的东西相比完全不值一提,这必须值得。毕竟,只有能被自己掌控的力量才值得信赖,一张弓,一把剑,一些强大的法力宝石,这些远比圣光要有意义得多,至少,它们永远不会在你绝望地呼喊时弃你而去。

 

他拂过那些空着的格子。

只差两枚。

很快,他就能带回自己所遗失的一切了。

——TBC——

1*  原句出自《魔戒.护戒使者》,我爱托尔金

2 《魔石》的故事来自于炉石狗头人版本,九职业法术石卡牌的文字说明,炉石这则故事也是在向《魔戒》致敬,第一次看到牧师这张法术钻石的时就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最后,这节故事有点长,所以分开来放,祝周末愉快

 

评论 ( 19 )
热度 ( 43 )

© 一只伯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