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茏骑士>

漫长的情人节与翡翠梦靥 14

14  尾声

鸟声啁啾。

清晨的阳光洒满了房间,拉希奥睁开眼睛,看见无数细小的尘埃在光线中沉浮。他脑中回荡着各式各样的声响,诺森德的风雪和西部荒野的秋风一齐在他脑中呼啸,他听见人声喧闹,但他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那些风声太响了,搅得他不得安宁。

他继续盯着那些光线和灰尘,等待着那阵风声停下,他觉得喉咙有些发干,上一次喝水是在什么时候?他花了几分钟才突然意识到,自己正身处何方。

黑龙从床上一跃而起,双腿在接触到地面时踉跄了一下。他醒了。他沉睡了多久?这是否意味着他们成功了?……安度因也醒来了吗?

 

那些风声终于停下了。他听到了一些熟悉的声音,来自吉恩国王和吉安娜女士,他抬眼向前望去,联盟的领袖们正齐聚一堂。他们听到了他发出的声响,侧身朝拉希奥的方向望去。塞拉摩的女士悄悄地掏出手帕拭泪,德莱尼的先知正低着头默默祈祷,月之女祭司对玛法里奥打趣道,你瞧,比你更擅长对付梦境的人出现了。吉恩,我们的老吉恩,如果此刻他处于狼人形态,你会看到他抖动的毛茸茸的耳尖。

但拉希奥完全没有在意到这些,他飞奔到房间的另一侧,径直冲向那张华丽的四柱床。国王的盟友们没有阻止他靠近,他似乎听见吉恩悄声对他表示感谢,“联盟欠了你一份人情”。

 

他醒了。

人类长长的金发还未来得及束起,乱糟糟地翘在他的耳边,他斜靠在床头,手轻轻揉着双眼,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就好像他睡得还不够多似的。然后他放下了手,睁开了他的眼睛——两只眼睛,没有噙满泪水,没有闪着幽暗的冷光,没有笼罩着白翳,没有布满沧桑的皱纹。

该怎么去形容这双眼睛?

就像你从很远很远的地方回家,一路上开满了花。

就像你在中心广场上喂鸽子,所有的鸟儿都飞到了你的身上。

就像你从一个完美的不可思议的梦境中醒来,然后意识到梦是真的。

拉希奥就只是紧紧盯着那双眼睛,张了张口,最后什么也没说。

国王呓怔了一会儿,随即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他被拉希奥炙热的目光烘烤得有些难为情。于是他对着他久违的朋友,试探着说:

“呃……拉希奥?早安?”

黑龙的表情像是被一大块包裹着柠檬的金砖砸到了头,那种蕴含着极端幸福与极端痛苦的混合体。

“早安?在你让我见识了这一切之后,在你要求我做出了那些事之后……”他有些不受控制地低声咆哮着,“你想说的就只有这个?早安?”

他烦躁地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后脑,“该死,安度因——你一个晚上就在我面前死了两次,更不要说有次还是你求我那么做的……你知道那种感受吗?看着你的朋友在你面前焚烧殆尽,而动手的人正是你自己?”

安度因有些迷惑。他的脑子乱得像一团浆糊,那些记忆正到处飞来飞去,他本能地感觉到了风雨欲来的危险,他有点想向吉恩寻求帮助,但他是个国王了,不能一紧张就寻求父辈的安慰。最后,那些记忆还是一点一滴地流回了他的脑子。

 

拉希奥满意地看着安度因的表情逐渐变得纠结和抱歉,他又向前跨了一大步,半个身子突然贴近国王的枕边。现在那双蓝眼睛离他只有几寸距离了,他偏过头,紧贴着国王附耳低语道,

“安度因·乌瑞恩,这是你欠我的。”

然后他用力吻了他。

黑龙压着国王的肩膀,愤愤不平地啃噬着人类的下唇,像只从空中骤降扑食猎物的鹰隼,或者一头和抹香鲸搏斗的巨型乌贼。

他完全不在意身后大法师的下巴已经合不上了,先知不再祈祷而是用手扶住了额头,完全不在意女祭司上挑的眉梢,和玛法里奥一贯“睡意朦胧”但如今瞪如铜铃的眼睛。他甚至不在意已经狼人化亮出利爪随时准备扑上来的吉恩·格雷迈恩,小国王的代理祖父。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他干这个,谁都不行,哪怕是一千个暴风雪砸在他头上,一千道圣光惩击贯穿他的胸膛,这些完全不是问题。

 

问题只有一个。

当他有点冷静下来时,突然意识到,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见到真正的清醒的安度因。那些梦中的担忧和疑虑重新回到了他心中。安度因会怎么想?他是否已经原谅了他,或是依旧对他的背叛耿耿于怀?他恋恋不舍地离开国王的唇齿,拉开距离,试探着再次看向他的眼睛。安度因抓紧时间深深吸了几口气,揉了揉自己被压麻的肩膀。

 

接着他朝黑龙伸出手——

他要干什么?拉希奥惶恐地想着,惩击还是暗言术?还是像那个梦中的游侠王子一样近身肘击?他打人的时候还真的挺痛的……

安度因直直地瞪向黑龙的红眼睛,准备施法的手指在空中停下了几秒,随后他伸手猛抓住了黑龙的衣领,把拉希奥向前拽去。

“给我过来,你这个小龙崽子。”

然后他吻了他,再一次。

 

—— END……?——

“嗨,亲爱的老吉米,你觉得你们敬爱的国王什么时候会把我从这个鬼地方捞出来?”拉希奥靠着潮湿的墙壁,翘着腿懒洋洋地对那个看守他的卫兵发问道。

暴风城监狱尽职尽责的看守没有理会他,更何况吉恩殿下再三强调了这一点。

“你可真没趣儿。”那头黑龙似乎对他唯一的听众有些不满意。

 

过了一会儿,空荡的走廊里就传来了脚步声。拉希奥不知道那是谁,但他清清楚楚地看见守卫为来者敬了个标标准准的礼。哈,终于。

来者似乎下令让守卫们离开了。拉希奥依旧靠着墙壁,半睁着眼打量着他。

“联盟的首脑们当时都在那儿——你怎么敢……”

黑龙睁大眼睛,故作真诚地回应道,“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事,而且别告诉我你没有享受到。”

安度因绝望地用手抹了把脸,“圣光啊,拉希奥,你可真会给我找麻烦,你知道我费了多长时间才让吉恩能够接受你是‘受到了药水的持续迷惑影响’……”

“然而我们都知道,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你感觉还好吗?”沉默过后,拉希奥试着开口。

国王的态度缓和了些,“是的,除了我的头还有点晕,我感觉还不错。我想我该向你表示感谢,为你梦中所做的一切。”

“啊,那好极了,赶快把我从这地方弄出来,不然我就要自己想办法了,你们不会希望我自己动手的。”

“……我就该让你在这儿再烂上三天。”

“我想现在我们都知道你这是在说谎。”

“闭嘴!”

—— FIN ——

 

注:

1.拉希奥之所以会无视一切地搞事情,当然还是因为他记住了最后一个梦境中老国王临终前念的诗

2.终于填完坑了,这真是个漫长的情人节。我就说这是个童话故事。之后也许会有这个承接这个背景的pwp,大概

3.感谢所有看这个故事的小天使,多亏了你们我才有填完它的动力(鞠躬

评论 ( 32 )
热度 ( 55 )

© 一只伯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