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茏骑士>

漫长的情人节与翡翠梦靥 04

04 飓风眼


“我知道现在的情况看上去很像一次偷袭,但请相信我,事实真的不是你们看上去的那样……行行好,普罗德摩尔女士!冷静!请不要在室内下暴风雪……我真的没有恶意,我只是来求见乌瑞恩陛下的,一份重要的情报,联盟会需要它的——哎唷。”这就是黑龙瞬间来到乌瑞恩陛下起居室时的待遇,拉希奥感觉不到自己的脚趾了,它们被法师冻结在了地板上,冰霜新星,好吧,至少比挨上一阵暴风雪要好。

他站在要塞窗边,双手高举过头顶,脸上叼着真诚的微笑,目光慢悠悠地在严阵以待的法师和暴怒的狼人之间徘徊。然后他用他最具迷惑力的,丝绸般动听的声音小心翼翼说道,“据可靠消息,近日会有一次针对暴风城的恐怖袭击,我只是不想看到可能出现的糟糕局势成真,我们彼此都希望艾泽拉斯好好的,不是吗?”

冰霜法师紧盯着不速之客,“鉴于你的前科,没人会相信你说出的任何一个字。现在停止狡辩,黑龙,告诉我你是从哪儿偷到你手里那块东西的。”

拉希奥顺从的闭上嘴。片刻之后,再次斟酌着字词张口,“对此您之后可以咨询乌瑞恩陛下,这是一份……来自他本人亲手赠与的珍贵礼物。或许我们现在就该去和国王陛下谈谈,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要禀告他,事关重大,不宜疑迟。”

“麻烦您通禀我们尊敬的国王?还是说他太过年轻,需要保证每天8小时的充足睡眠来长高?”尽管现在形势不容乐观,拉希奥依然按耐不住他不合时宜的幽默感,并且毫无来由的相信,自己会安然无恙,不会死于狼人的利爪或者几发冰枪术,年轻的国王不会坐视不管的。

下一秒,法师和狼王的反应却让他入坠冰窟。

他们双双下意识地转向房间尽头的大床,带着难以掩饰的凝重和焦虑,完全没理会他的挑衅。黑龙朝那个方向望去,看到了烛光下的一抹金发。当他推断出卧床不起的国王可能遭遇了什么时,拉希奥已经开始后悔说出了这句戏谑的玩笑。他脸上那种常见的彬彬有礼式的假笑消失了,闪烁着红光的眼睛微微睁大,像一个丢失了心爱玩具火车的五岁人类幼崽,发出一种极为困惑的声音:


“哦,”

“我来迟了,是吗。”

 

----------------------------

“青铜龙军团,那些时光守护者们观测到了一个可能引起未来发生巨变的时间节点,关系到联盟与部落之间最激烈的冲突,甚至艾泽拉斯的存亡。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暴风城,这里就像飓风的中心,一些不明势力正策划一场袭击,试图把艾泽拉斯的两大阵营拉入永恒的战争泥沼,我个人倾向于认为那是暮光教派的残党,响应旧日支配者的低语,只为带来无边的混乱。”当他们终于停止争执,决定先保留意见,交换信息时,拉希奥坐在炉火旁,盯着舞动的火焰,用他最冷静的声调讲述诺兹多姆告诉他的信息。那听起来不再像是丝绸了,更像是地精科技批量产出的帐篷布,安全,规范,整齐划一。诺兹多姆曾提到,这个节点和他密切相连,他在其中起着某种决定性的作用。该死,如果不是他四处跑着玩失踪而是早些抵达暴风城,他可以……

他们的交流被匆匆闯入的肖尔暂时打断了,军情七处的领袖疾走前来,朝吉恩和吉安娜点头施礼,“阁下,来自达纳苏斯的消息,大德鲁伊今晚就会抵达暴风要塞,他有些经验之谈能够解决我们面临的问题。”哈!玛法里奥•怒风,这个在翡翠梦境动辄沉睡千年的暗夜精灵,他对待梦境当然有一套,拉希奥不禁暗自松气。

马上,不属于联盟的闯入者被吉尔尼斯国王“请”到了暴风要塞的阁楼,并嘱咐肖尔大师“照顾”。拉希奥表示理解,他尊重联盟内部高层领袖之间的重要私会。他再次远远地朝沉睡的国王瞥了一眼,随即和肖尔走上楼梯。

 

黑龙坐在阁楼的窗前,漫不经心地扫视着房间的装潢,蓝色一贯是联盟的代表色,瞧瞧这阁楼堆着多少属于蓝色的旧物。他背着手,试图数清这个房间一共有多少蓝色的装饰物来打发等待的时间:深蓝窗帘,一;绣着金狮的蓝色靠枕,二……“使用者陷入‘无法被唤醒的梦靥’”……漆成蓝色的窗台,三;“黑龙鳞片,来自死亡之翼本人”……挂在墙上的蓝底盾牌,四;“作用是不可逆的”……储物柜的蓝镶边,五;六,王子的旧礼服,不,不是王子,他现在已经是国王了;七,湛蓝的眼睛,安度因的画像……他有多久没有见过安度因的眼睛了?

没来得及等他把屋中的蓝色数完,楼梯的振动和一段压抑的争执就一同传入他的灵敏的感官:“……毫无防范的冒险,谁知道它会做出什么……”“……从不相信,但我们需要……有诺兹多姆的担保……”“……时间紧迫……这是我们唯一……”

当阁楼的门打开时,拉希奥又露出了那种看上去极为真挚和自信的微笑,等待着即将揭晓的宣判。


---------------------------- 

“药剂的作用无法从外部打破,所以你们决定从我身上取走一些属于黑龙的原材料,重制药水,让某位勇敢者饮用之后通过某种魔法链接潜入安度因的梦境深处,从内部打破它,然后让国王苏醒。我概括的没错吧?非常严谨,我们还等什么呢?”在听完吉安娜和德鲁伊交替着说着商讨出的解决措施之后,拉希奥配合地应答,他发现吉恩•格雷迈恩始终一言不发。

 “问题在于,这份药剂是针对所有类人种族的,梦境闯入者极有可能不但无法唤醒国王,自己也迷失在梦靥中。并且时间拖的越久,安度因沉睡的程度会越深,到了某个时候,他也许真的再也无法被唤醒,这使得我们的选择变得困难。”白发法师皱着眉头补充道。

黑龙末裔急促地开口,“在我看来这非常简单,你们需要黑龙的鳞片,和一位勇敢的非人生物,恕我直言,一头黑龙现在站在你们眼前呢。”

这正是问题的所在,”一直沉默不语的吉尔尼斯国王终于发声,

“我们无法信任你。”

 

那种极为困惑的神情再次出现在拉希奥脸上,“我很抱歉,关于国王昏迷不醒,某种程度上和我的……和死亡之翼有关,”他用苦涩的声音说道,“我很抱歉我是一头无法被信任的黑龙,我今晚赶来本想提醒他关于暴风城可能遇到的袭击,安度因是我的朋友,我和你们每个人一样希望看到他平安无事。”或许比你们每个人都更想,天啊,他真怀念安度因的眼睛。


“或许正是你参与了这次袭击,亲自到来以确保看到想要的结果。”狼王继续用怀疑的目光紧盯着他。

拉希奥觉得自己的心脏被狠狠捏了一下,他想到了白虎寺,安度因怀疑的眼神和轻蔑的笑再次击中了他。“为什么我要这样做?那对我有什么好处?他是我的朋友,”甚至可能是我唯一的朋友,“我对他的关心根本不比你们对他的少。而就在我们站在这里进行毫无意义的争辩时,他正遭受着未知的可怕煎熬,正如你们强调的:时间在流逝。”


“或者我们换个问题,安度因活着对你来说有什么好处?”女法师追问道。

然后黑龙停下气愤的反击,轻轻叹了口气。片刻之后,他从怀里摸出了一样小东西,把它递给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女士,您之前询问我它的来历。当安度因陛下还是年轻的王子,游历潘达利亚时,我们共同经历了一些……激动人心的冒险,”那些如迷雾般盘旋的记忆一时间涌入黑龙的脑海,石匠之愚星空,迷雾酒肆的温泉,永恒岛上他们一起偷风火龙蛋(准确的说是他自己,而安度因在一旁阻止他),白虎寺最后审判前夕的海边……拉希奥摇了摇头,把它们甩开,继续缓慢但坚定的说道,“尽管我们在细节上有过一些分歧,但这不影响我希望我的朋友安全的活着,更何况我们目标在本质上是一致的。安度因把自己在暴风要塞的炉石交给了我,我愿意在他遭遇麻烦的第一时间提供帮助,”尽管我是一头黑龙,死亡之翼的子嗣,拉希奥曾经就这个问题问过安度因,安度因笑着摇了摇头,人类说,你和你父亲不一样,我见过你龙形态的样子,你才两岁,你发动不起一次大灾变。回忆继续盘旋,拉希奥再次开口,“现在,他需要帮助,我就来了。我们了解彼此,不管你们是否愿意相信,我绝不会辜负他的信任然后做些真正伤害到他的事。”


吉安娜低头盯着那块闪着蓝光的小白石,像在思考些什么。大德鲁伊打破了沉默,“我们所等待的每一秒都会减少国王苏醒的可能,我看不出我们还有别的更好的选择。”

漫长又短暂的宁静之后,吉恩沉重的点了点头。

拉希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们还等什么?你们可以开始准备施法的材料了,也请留给我一些个人空间,好让我剃掉一片松落的鳞。”

 

---------------------------- 

拉希奥坐在安度因床边,盯着他紧闭的双眼。安度因留长了自己的金发,拉希奥怀疑国王是在模仿他的父亲——从发型做起,现在他躺在床上,长长的金发解开,随意的散落在枕边。他遇到了什么?什么拖住了他的精神让他无法醒来?黑龙突然有了一丝紧张,自己是不是真的足够了解安度因?是否知道他的恐惧,他的悲伤,他的迷惑?拉希奥悄悄地伸出手爪,快速的轻触了一下国王的发梢。无论如何,他总会把他带回来的,拉希奥在心中暗暗发誓。

当一切准备妥当,在药剂配置完成之后,在施法连接准备完毕之后,在众人啰哩巴嗦的说完一大堆建议之后(尤其是玛法里奥,那个所谓的梦境专家,“你要意识到此行的危险,我们无法保证你在梦靥中会受到怎样的伤害,最糟糕的情况是你们都无法苏醒。”黑龙觉得那听上去好像不错,和安度因在梦境中共度一生什么的。)拉希奥坐在另一张床边,有些厌恶的盯着手上的那瓶浅紫色液体。

“我希望它的味道好一些,干杯。”

他举杯示意,在数道炙热目光的凝视下一饮而尽。黑龙咂了咂舌,脸上挂着莫测的笑意,“我觉得自己尝起来还不赖?”

 

然后他向后倒下,坠入无边的梦靥。



——TBC——

 

 

例行吐槽:

1.我知道它充满了各种不合逻辑的巧合,幕后黑手是古神的挑唆之类的实在是被玩烂了,但是就这么着吧……

2.从时间上来讲,这个故事可能发生于7.0末期,这个时候的黑龙具体有几岁了?七八岁?他现在的真实形态大概有多大了?还是那个小宠物模型的大小吗?这是我一直疑惑的问题,然后突然想起来,在7.0版本更新之前,测试服的消息曾说在破碎群岛至高岭,有一段剧情本来是拉希奥的,后来被另一条黑龙黑角代替。这段剧情原本大概是,在耐萨里奥巢穴,拉希奥要求玩家帮助他偷取龙蛋并安全逃出,最后黑王子显出了真身飞走,那个形态很明显已经长大啦!大概是一只坐骑的大小,我觉得小国王已经可以骑他了(不是



 

这段对话大概也显露出德拉诺的事态发展超过了他的预料



评论 ( 23 )
热度 ( 40 )

© 一只伯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