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翼生物保护委员会

漫长的情人节与翡翠梦靥 12

12“并非所有流浪者……”

安度因沿着长河行进。

早春的阳光很温暖,照在沿岸苍郁的针叶林中。河中大块的坚冰已经消蚀,尚未融尽的冰凌被清冽的雪水裹挟着流经这个狭窄的河段,它们相互撞击,唱着欢歌冲向远方。他步履轻快,心中充盈着少见的轻松。他长久的狩猎即将结束,无论最后的任务是什么,他都会完美的解决掉问题,成为石头的主人。

他在河道变宽的转弯处突然停下了脚步。

从水流逐渐变缓时他就发觉,自己被什么东西注视着,暗中的窥视让他如芒在背,若不是凌汛的喧声太大他可能会更早地察觉,可当他停下时,那道视线又仿佛突然消失了。河边的开阔地带太显眼了,他略微思考,掉头步入了隐秘的紫杉树林。

那东西依然尾随着他,尽管追踪者的步履极轻,可安度因依然觉察得到,他对所有来自阴影的窥探都异常敏感。那东西离他很近了,最多不过几步远——

他猛地转过身,如狩猎的猫科动物那样发出致命的一扑,将追踪者压制在树干上,锋利的匕首对准它的脖颈。

那是个黑皮肤的古怪青年,他穿着古怪繁琐的服饰,戴着一顶古怪的大帽子,他甚至有一双古怪的红眼睛,那对猩红的眼睛惊讶地睁大,死死地盯住他。安度因从来未过红眼睛的人类,还没来得及询问他的身份和意图,那古怪的追踪者就开口讲话了:

“安度因,你的眼睛怎么了?”

那个丝绸般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

————————————————

当自己被人类一瞬间制住反压在树上的时候,拉希奥有些恍惚。尽管他承认安度因圣光法术的强大,可论近战体术,他从不认为安度因能胜过自己。而人类刚才的反制动作相当娴熟,他在拉文霍德庄园时曾见过无数次老练的刺客发出类似的攻击——这需要相当多的实战经验。再然后,黑龙就看清了人类。安度因一身游侠猎人的装束,腰间分别挂着着剑和法杖,背后挎着一张短弓和箭袋,腿上甚至绑着不止一把匕首。安度因·乌瑞恩,一个移动武器库?这可真开了他的眼界。他看上去比真实的国王要年长一些,脸型瘦削,深蓝的眼睛下浮着一圈阴影,略长的金发随意地挽在脑后。

他看上去糟透了。如果说暗影收割者像是一些散落的碎片,那眼前这位则是被砸碎后重新拼凑在了一起。拉希奥只能勉强说,他比上一位安度因要略微健康了一点。

然后他注意到人类绑着黑色眼罩的左眼。这让黑龙心里燃起一股怒火,什么人胆敢弄伤他的眼睛?

 

人类没有理会他的疑问,安度因只是以一种见了鬼的眼神看着他,手上的力道丝毫没有放松,拉希奥下意识吞咽了一下。

“你是谁?谁派你来的?”人类皱着眉头,严肃地发问。

好问题。拉希奥想,严格意义上是我自己坚持要来的,你的联盟盟友们对此也有些许推动。当他开口时只是说,“拉希奥,你可以叫我这个。没人指使我,是我自愿来为你提供帮助的。”

追踪者以一种古怪的,期待万分的眼神回望着他,不知怎的,这令安度因想到了克里希托,他立即甩掉这个荒诞的念头。

“拉希奥?我应该知道这个名字吗?”人类皱着眉头,故做沉思了一阵,片刻之后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不,我不这么认为。”手中的匕首更加贴近了追踪者的咽喉,安度因微微侧过身子,低头俯在他耳边,一字一句地说着,“你的目的。”

他的声音很轻,但拉希奥听得很清楚,他几乎能感觉到人类的呼吸拂过耳廓,随即,一种莫名的懊恼和羞赧就击中了他。“嘿,我已经回答过你一个问题了,公平起见,你至少也要告诉我一件事。”他愤愤不平地叫嚷着。

“比如,为什么你不治好自己的眼睛?”

 

蠢问题。

拉希奥几乎在抛出它的一瞬间就后悔了。人类的右眼蓦然睁大,随后他意识到自己的脖子被安度因的匕首划伤了,他能感觉血液正顺着领口流下。他继续以一种无所畏惧的姿态直视着人类的眼睛,试图从中找到一丝熟悉的犹豫。

接着他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记肘击,身体下意识向前蜷缩的时候,他第一次意识到原来牧师揍人还可以这么疼,下一秒,安度因持刀的右手就决然地劈向他的后颈。

该死,这家伙果然记得白虎寺的仇。

在他陷入黑暗之前,这念头从他脑中一闪而过。

 

————————————————

“你还好吗?”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特意留下看自己是否死过去了?看来安度因仍旧良心未泯……拉希奥揉着后脑,挣扎着睁开眼睛。

“哦……是你。”

那头和他几乎一模一样的黑龙正担忧地盯着他。这让拉希奥更加烦躁了,他粗暴地活动着脖颈,清了清嗓子,吐出口中的血腥,“你们都有什么毛病……”

守护者不依不饶地盯着他,似乎在确认他的情绪状况,“你还在生我的气?”

“一到十,告诉我你的愤怒指数。”

拉希奥扶着树站起来,对守护者摆了摆手,“得了吧,把自己变得幽默并不能使你看上去更像我,更何况它一点都不好笑……哎呦。”

他揉着自己的腹部,继续说道,“我能分清事态的缓急,我不会把你怎样的……我还需要你告诉我那家伙究竟怎么了……”

这似乎再次引起了他的激愤,他皱着眉头低声抱怨着,“什么安度因会把不认识的无害路人当成威胁上来就敲昏啊,这不公平,每个安度因都记得我……”从那个小鬼到……暗影收割者,至少他们都会天然的亲近信任自己。

黑龙发出一阵难以自制的嗤笑,随后安静下来,“不只是忘记了你,他还遗失了很多……”接着他告诉拉希奥,那些关于石头的古老神话,关于暴风城的死亡的和圣光的遗弃,那些长期的关于石头的梦境。“他坚信,自己只有找到那些传说中的石头,才能让暴风城从阴影中重生。”守护者发出长长的叹息,“可那些都是很狡诈的石头,安度因找到了它们,为此付出了残酷的代价,宝石会索取他的一部分作为交换,比如一只眼睛,一份仁慈,……一些快乐的记忆。”

“哦,”拉希奥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哦。”他认真地思索着一些疑点,为何安度因能从阴影覆盖的暴风城中逃生?为何他会反复梦见儿时的故事?

良久的沉默之后,他再次试探着开口,“快乐的记忆……所以我猜他是因为这个才忘记我的?”

“自作多情。”守护者朝他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

 

“所以这一次我的任务是什么?帮助他拿到最后的钻石,实现他的心愿?”拉希奥朝守护者发问。黑龙沉吟了一会儿,回答道,“也许是,也许不是。就像我一开始说的那样,我是那个被梦靥侵蚀的对象,而你才是那个贸然闯入跳着脚大吼大叫——‘拯救我的朋友’的那个人。现在别废话了,快追上他,就只是……尽管去做你认为正确的事吧。”

拉希奥有些感激地望向守护者,开口道:

“……那你还真是没用。”

接着他佯装灵巧地躲过了黑龙的扫尾。

————————————————

安度因觉得那道该死的视线又回来了。

他之所以砍晕那个古怪的家伙,是防止任何可疑势力暴露自己的行踪。他对追踪者本人没有任何印象,但当他真的下手揍他时,一种怪异的报复感又得以满足。在幽静的紫杉林中,他能敏锐地察觉到树木不自然的晃动,他相当确定,那个家伙又追了上来,锲而不舍地挑战着自己的底线。

上面。

他毫不犹豫地从背后快速地取下短弓,朝声音来源的方向射了一支羽箭。他的箭没有发出正中目标的声响,它被什么东西挡开了,随即掉落下来。他屏息着,再次取出一支箭,拉满弓弦,向上方瞄准。

一个巨大的身影从树顶冲下,随着他的突然降落,杉树的短枝落了一地。

安度因望向那个追踪者——

 

那是什么?他发出了短暂的惊叹,他面前站立的不是之前那个黑皮肤的古怪青年,而是一个巨大优雅的玄青色巨兽,头部的黑色尖角盘旋着向后,双翼垂在身侧……那是头龙。接着它张开自己的双翼,扇动了几下,转头看向自己,它着有一双巨大的红色眼睛,它张开了吻部……

糟糕。所有人类都知道,绝对不能面向一头张开巨口的龙。不管是火焰、冰霜还是毒液,它们的吐息都足够致命。安度因在瞬间跃向一颗粗壮的树干背后。

预想的攻击并没有袭来,那头龙难道只是在开口讲话?接着他就听到了那个耳熟的,丝绸般的声音——“你好啊,我亲爱的安度因王子。”

“很抱歉吓到了你,我没有恶意。就像我之前说的,我叫拉希奥,我是一头黑龙。我是来为你提供帮助的。”那头龙继续说着,听上去极为诚恳。

得了吧。安度因在树后默默盘算着,什么武器可以在近战快速地放倒一头龙,思索了一圈无果之后,他决定继续静观其变。

“我知道你的遭遇,我知道你的目的……我会全力以赴帮你拿到那颗石头。”那头龙继续说着,“我知道你曾经做过一笔交易,所以你大概不记得了……但我向你发誓,我们曾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我可以为你所用,一条龙总会有些独特的利用价值。”

安度因听到了一声极轻的声响,他向那头龙望去。那头黑龙消失了,那个古怪的青年站在原地,现在他知道追踪者不是一个人类了。

青年——拉希奥,既然他这么说了。拉希奥真诚地朝他微笑,一手放在胸前,一手背在背后,屈膝鞠躬,那是一个标准的属于暴风城的问候礼节。“更何况,我亲爱的王子,不管你是否愿意,你永远都别想把我甩开了。”

这该死笑容感染了他。

 

————————————————

他们行走在杉林的边缘,继续沿着长河行进。

安度因没有明确表示答应他的跟随,但也没有反对,拉希奥就当他是默认了。所以当人类从树后走出,继续前行时,拉希奥不假思索地跟上了他,尽管他心中明白,安度因之所有没有表示,可能只是因为他没有足够的把握快速地干掉一头真正的黑龙。但是管他呢。跟上他,扫清他的障碍。这就是拉希奥的任务,简单明确,易于操作。

拉希奥决定率先打破沉默。“你想谈谈你是如何——”

“不。”人类回绝了他。

“嘿,你甚至还不知道我要问什么。”

“不管你问什么,答案依然是‘不’。”安度因声调毫无起伏地回答。

拉希奥耸了耸肩,“好吧,如果你执意如此。”他们又沉默着走了一会儿,“既然你吝啬与分享自己的故事,那我就大方地讲讲我的。”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我想你忘记了,不过没关系,我还记得这个。”人类头也不回地继续向前走着,像是完全不在意他的旅伴在说什么。

“那是在潘达利亚,潘达利亚你记得吗?就是那个被迷雾笼罩的大陆,那里居住着很多黑白相间,身材肥硕,喜欢喝酒,对生活永远持有愚蠢的乐观态度的生物,他们称呼自己为熊猫人。我就是在一间熊猫人开的酒肆里瞧见你的。”

“你那时很年轻……并不是说现在的你就很苍老,只是无论内外,那时的你都比现在感觉上要年轻许多。你刚刚死里逃生,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进那家酒肆,向掌柜童福打听着‘黑王子’的消息。我猜你是从那些联盟的勇士那儿听来的,我对待自己的勇士一向很慷慨。”

“坦白说,我至今也不明白,一位重伤初愈的联盟王子为何会意外造访我的酒肆。”他顿了顿,“你加深了我对联盟的认识,从某种程度上讲,你或多或少地影响了我对联盟与部落的判断。无论如何,认识你是我的荣幸。”

他絮絮叨叨地说着那些无关紧要的过往,安度因没有接他的话,但他知道他在听,他就是知道

“……有次我溜进了童福的酒窖,醉得颠三倒四,不得不说熊猫人酿酒的水平真是一流,我再没喝过比四风谷更好的酒——然后我就回到了自己原本的形态,趴在那些酒桶上兴奋地打着响鼻,把窖藏烧得,呃,几乎一干二净。童福气极了,你永远也想不到一个真正生气的熊猫人能有多可怕……他掂着平日里剁芜菁的菜刀,暴怒着冲过来,咆哮着要切掉我的尾巴……”

安度因微不可察地发出一阵轻笑,黑龙听到了,他继续讲他的故事。

“要知道,那会儿我才两岁,这个成年的熊猫人明显是在欺负一只神志不清的雏龙。”他停顿了一会儿,像是在怀念那些昔日的,关于人类王子对他年龄的嘲讽。安度因没接他的话,他继续讲下去。

“然后你出现了。驱散了那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冒险者,安抚了暴怒的熊猫人,出资赔偿了他的地窖……‘一个从熊猫人刀下拯救恶龙的王子’,我的侍卫是这样形容你的。”

“接着你抱我来到你楼上的房间……这是她们告诉我的。当我终于从混沌的宿醉中清醒时,你正安静地看着我,向我微笑。”那是怎样的笑啊,拉希奥想着,如此疲倦,却又如此安然。为再见到这样的笑,他似乎愿意真的丢掉一条尾巴。

“你的发梢有几缕被烧焦了,我想那是我干的好事,你只穿了一件衬衣,脖子上戴着一条闪亮的挂坠,那真是个漂亮的小玩意,我一直好奇那里面藏着什么——”

“那属于我的母亲,银匣里是她的画像。”

安度因毫无征兆地开口。

橙红的落日滑向森林的尽头,为河面镀上了一层金色。人类的目光在夕阳的红光中逐渐变得柔软。

他们没再说什么,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

当他们终于来到最后的藏宝地时,夕阳的光辉已经要燃尽了,只在天边留下几片镶着金边的云,幽暗的林间回荡着鸟儿归巢的鸣叫。 

那是个规模不大,造型奇特的建筑,看上去像一个小型神殿。拉希奥觉得它很眼熟,一时却想不起来那是什么。随后他意识到,自己在德拉诺见过类似的东西——这是一艘坠落的小型德莱尼飞船。不管它是为何落在这个荒僻的森林里,它在这儿无疑都已经待了很久了,飞船的底部深陷地面,一些不知名的藤蔓包裹了它的大半个船体。安度因着迷地凝视着它。

“你确定‘它’在这里面?”拉希奥把这个问题重复了三遍,当他第三遍在人类耳边大声质疑的时候,安度因才如梦方醒般呓语着回答。

“……是的,我能感觉得到它的召唤。”拉希奥几乎能听见人类声音中的颤抖,他太兴奋了,毕竟他离终点只差一步,拉希奥能理解他,只是他有一种奇怪的预感。

他们围着坠落的飞船转了好几圈,最后才找到被藤蔓缠得严严实实的舱门。安度因拔出腰间的短剑,把那些碍事的植物劈到一边,仔细研究这那道门。舱门紧闭,人类首先尝试用剑撬开门扉,但它们毫无悬念地纹丝不动。拉希奥阻止了他无用的尝试,后退几步变回黑龙的形态,朝舱门喷吐着炙热的火焰。

黑龙的火焰只是把那些蜿蜒的藤蔓烧了个干净。尽管这艘船坠落的时间已经很久了,但显然,它的防卫魔法仍忠诚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黑龙试着用尖锐的爪抓凿撞击,那扇来自宇宙的门依然无动于衷。

黑龙回头望向安度因,无奈地朝他耸了耸翅膀。

安度因什么都没说,看上去依旧沉稳,但拉希奥清楚,人类此时离气急败坏大概只有一步之遥。就在他担忧着安度因会不会突然歇斯底里地发作时,月亮升起来了。

 

艾露恩的光辉穿过破碎的云朵,温柔地倾洒向林间

月光照在飞船的舱门上,接着,在黑龙刚刚喷过火焰的地方,淡淡的光芒开始浮现,紫色的线条出现不知名的金属上。一开始那只是如同蛛丝般细微的痕迹,月光只能偶尔反射在其上,但不久之后,这些线条向外逐渐扩散,变得十分清晰起来。

  拉希奥注视着这些发光的线条勾勒出的图案,在门的顶端,是一道由某种他不认识的文字构成的弧形,在弧线下,虽然有些地方的纹案已经模糊了,却依旧可以看得出大致的图形。那看上去像一个巨大的圆形盾牌,盾牌被一把火炬状的纹路一分为二,和其他的图案不同,它反射的光芒是金色的。一颗狭长的水晶图案镶在盾牌中央,三颗相似的水晶散布在盾牌的边缘。 

“这些是用只会反射星月光辉的金属打造的,德莱尼在铸造和雕刻上总是很有一套。”安度因抚摸着月光下的图案,低声说着。他的手指拂过盾牌的中心,停留在中间那个火炬状的图案上,良久之后,他忍不住开口:

“……我想这个金色图案象征着圣光。”

“上面的文字写些什么?”拉希奥好奇地问,“我记得你对德莱尼语略知一二?”

“你说的没错……这些是德莱尼语写就的。”安度因抬头望向那拱形的文字,“上面只是写着:‘欢迎来到圣光庇护的流浪者之船,朋友,开口即可以进入。’”

“什么叫‘开口即可以进入’?”拉希奥问道。

“这并不怎么重要……就是说,如果你是朋友,就请说出通行的口令,大门就会为你打开,接着你就能进去了。”

“这是个突破。”黑龙有些刻薄地说着,“只有一个问题,这些坠机的德莱尼恐怕都已经不在人世了,因此我们想弄到口令恐怕会有些困难。”

“这不是问题……既然它有通行的口令,就意味着可以用语言的魔法骗过它,我恰好知道一些开锁的魔法,我们可以先试试。”安度因的眼睛里闪烁着希望,他抽出腰间的法杖,伸展手臂,指着那扇门,吟唱着一些拉希奥听不懂的言语。

当他结束那段命令般的咒语时,淡紫色的线条开始消失,但金属的门依然纹丝不动,过了一会儿,那些线条就又回来了。

他用许多不同的顺序重复了这句话许多遍,或是改变语调,从严厉呵斥到温柔讨好,接着他一个接一个地尝试着其他的魔法,有些较快、较大声,有些则是较慢、较轻柔,可什么事都没发生。

天空中开始出现众多的星辰,晚风继续吹拂,大门依旧深锁。

他用法杖猛力地敲击着舱门,用所有他已知的艾泽拉斯的语言大吼着“开门“。最后,他气得将法杖丢到地上,沉默不语地坐着。

拉希奥走到他身边,和人类坐在一起,拍着他的肩膀,低声安慰着他。

 

黑龙盯着那道闪烁着光芒的弧形文字,一个新奇的想法从眼前一闪而过。“安度因,安度因!”他大力摇着人类的肩,“德莱尼语的‘朋友’怎么说?”

 

人类迷惑地抬起头,“‘Freund’?”

 

舱门的图案闪耀了一下。接着,随着一声蜂鸣,那扇圆形的盾牌开始慢慢旋转着从中央分开,往外打开,直到两扇门都完全张开为止。他们可以看见一道向上的阶梯和门内不知闪亮了多久的紫色水晶。

“你的小脑瓜实在是复杂过了头,我就说带我一起总能派上些用场。“拉希奥幸灾乐祸地对人类说着。安度因没有理会他的玩笑,立即起身走入了闪烁着紫色光辉的入口,头也不回地扔给黑龙一句话,“待在这儿,别跟上了来……或者离这里越远越好。”

“呃,不用谢?“拉希奥朝他的背影大喊。

 

————————————————

安度因走出飞船时的脸色异常糟糕,他的行动并不顺利。拉希奥憋住了那些即将开口的玩笑。

人类在黑龙燃起的那堆篝火旁坐下,靠在一棵树上,抱着双膝沉默不语。早春的夜晚依然寒冷,看得见呼出口的气息,拉希奥趁着人类和最后的石头交涉的功夫抱来了一堆紫杉树枝,生起温暖的小火。

“这次那颗石头又向你要了什么?有什么我能提供帮助的吗?”

人类把自己的脑袋埋在掌心 ,大声地朝拉希奥吼着——“安静!”,过了一会儿他把头从手中抬起来,深深呼吸了一口气,阴沉着脸说,“这么说吧……如果只是杀掉你就可以让我得偿所愿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这么做。只是交易不是这样做的,你帮不了什么忙,所以别烦我,让我安静思考。”

拉希奥迎难而上,“也许你只是太疲倦了,你需要好好休息,也许等明天,明天一切都会很好。”然后静待着人类朝他发火。

“当然,拉希奥,明天。”安度因没有生气,反而露出一个倦怠的微笑,“你以为我这么长时间是怎么过来的?明天,我总是这样告诉自己,永远是明天,一个可爱的词,这词也许就意味着天堂。”

他闭目休息,四周只有木头燃烧时发出的噼啪声。

 

当安度因突然睁开右眼时,他抓住了黑龙向他伸来的手。他抬眼望去,拉希奥正面露赧色地眨着眼睛。“你知道我没在攻击你……我只是想看看你的那只眼睛。”他被攥住的那只手指了指安度因黑色的眼罩。

人类没松开他的手,他们陷入了一种古怪的僵持。

最后安度因叹了口气,放开了黑龙的爪子,他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了,黑龙对他的眼睛有着一种超乎寻常的执着。“拉希奥,你真的是一只非常、非常不可理喻的龙……如果我不妥协,我猜你会这样跃跃欲试地尝试整整一个晚上?”

黑龙以一种“你真是了解我真棒那我们现在还等什么”的表情看着他。

人类再次叹了口气,当他解开眼罩的时候,觉得自己像在打发一个又黏人又讨人嫌的三岁小孩,说真的,这头龙几岁了

黑龙没再多嘴,他专注地俯身向前,伸手抚开人类额前略长的金发,把它们别在耳后。安度因没再阻挡他的手,他睁开自己的双眼。

他左眼的蓝色虹膜消失了,笼罩了一层珍珠般的翳,像一潭不再流动的死水,一口挂满蛛网的井。拉希奥的手小心翼翼地覆上安度因的两双眼睛,人类的睫毛像忽闪的蝴蝶翅膀那样轻触着他的掌心。

 

他低下头,隔着自己的手,在人类的左眼上偷偷落下一个吻。

 

“好了,现在你需要好好睡一觉!”拉希奥突然站起身,朝安度因宣布,人类本想说些什么,但被黑龙接下来的发言截了回去。

“ 不许说你不困——需要我像对待人类幼崽那样唱安眠曲哄你睡觉吗?”

“好啊。”安度因的脑袋枕着双臂,向后靠在树干上,温和地向黑龙微笑,“好啊。”

 

“哇哦。”拉希奥轻轻感叹了一下,他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下,“唔,我刚好知道一首合适的曲子,还是我在德拉诺的时候从那些德莱尼那儿听来的,他们叫它‘星空下的流浪者之歌’。我用自己的语言唱给你听。”                         

月下的森林一片寂静,只有黑龙节奏舒缓的歌声和跳动的火光萦绕在他们周围。

安度因闭着眼睛,听着拉希奥用属于龙的古老语言歌唱,这让他越发困倦,他迷迷糊糊地想着,黑龙有一副迷人的嗓音,怪不得人们总会被他具有迷惑力的声音欺骗……

 

当拉希奥唱完那首歌的时候,人类已经入睡了。他小声地说着,“晚安,安度因,祝你做个好梦。”随后轻轻起身,走入了身后舱门大开的古老飞船。

 

————————————————

安度因不肯告诉他那石头的要求,所以他就要自己弄个明白。不然他该如何帮他呢?他在那首歌的中间吟唱了一道催眠的咒语,从现在起直到清晨,人类绝对不会突然出现干扰他的行动。

他穿过那些闪烁着紫光的水晶,顺着楼梯盘旋而上。在飞船上层空间的中央,他看见那颗闪耀的钻石。

一个空灵悦耳的声音凭空投射入他的脑海,拉希奥觉得自己似乎在哪里听过和着相似的声音。[你不是那个刚在来请求我的孩子,你也是来要求我的认可吗?今天可真热闹。]

“不,不是为我自己,我是替他而来的。告诉我你需要什么,如果我满足了你的要求,那么你就要接纳他成为你的主人。”

[也许你要先知道我的要求是什么,年轻人。]

“只要我能够完成。”

[我有着一些非常奇妙的力量,足以令枯木抽芽,逝者苏生。是的,我的确办得到这些……但我诞生的地方离这里很遥远,在那个地方,宇宙熵值需要保持绝对的守恒。]

[这没什么难以理解的,你要先让什么东西沉睡,然后才能让什么东西苏醒。]

[所以我告诉刚才那个孩子,想要求得我的认同,必须要先有一个自愿牺牲的灵魂。不是指你自己的灵魂,而是另一个完全理解你的需求,知晓自己的结局,并依然愿意为之付出的灵魂。]

“这可是笔艰巨的交易。”黑龙喃喃自语。

[所以这就是为何,长久以来我一直都没离开过这个地方。]

“所以我猜你一定很想离开这艘破船?”

[当然,你这样的生物无法理解如此漫长的等待。]

“嘿,”黑龙对着钻石露出一个商人的微笑,像多年以前他对待那些和自己讨价还价的冒险者一样,好比他们在讨论一把匕首,或者一件披风,“我们做笔交易如何?”

 

“拉希奥!你在做什么——“

一个尖锐的声音打断了他和钻石的交涉,一瞬间他心中警铃大作,安度因醒了?当他快速地转身后,意外地发现那只梦境中的黑龙正焦急地站在自己面前。

“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如果你真的是他,你应该已经知道了钻石的要求。”他平静地回答。

“你这个蠢货。”守护者气急败坏地朝他咆哮,“事情不是这样做的,你不能就这样贸然把自己献祭掉,不要小瞧梦境……你可能会永远迷失在这里。总会有别的办法的,你的诡计和谋略呢?用你那引以为傲的脑子好好想一想!”

拉希奥叹了口气,“你曾经要我仔细观察,自己选择怎样做才是正确的事。我照你的话做了,这就是我郑重思考后的决定。”

“荒谬!”那头龙看上去在即将爆发的边缘,守护者愤怒地撞击地面,伸展它的翅膀。但这是梦境的下层,拉希奥早就知道,它无法真正影响下层梦境的走向,所以它的震怒并没有引起地面丝毫的颤动。

它愤怒地朝拉希奥咆哮着,“你这头恶劣的黑龙崽子,你仍在对我的上个请求耿耿于怀?像个爬虫一样死在我的面前,这就是你对我的报复?”

 

“不,怎么会呢?我亲爱的安度因,”拉希奥皱着眉头,真诚地朝守护者微笑,

这是我对你的拯救。

 

说罢他一把攥住那颗钻石,石头在一瞬间发出耀眼的光芒。守护者向前冲去,它巨大的,半透明的双翼穿过了他。

 

————————————————

是婉转的鸟啼将安度因唤醒的。清晨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他伸了个懒腰,他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一个很好的梦,只是记不得具体的内容。他身边只剩下了篝火的灰烬,那个喋喋不休跟在他身边的黑龙消失了。

他有一种奇怪的预感,快速起身,跑向了坠落的飞船。

他一走进舱门就感觉到钻石对他的低语,它说它认可了他作为自己的主人,他飞一般地冲上楼梯,看到了他长久以来追逐的梦想——和一头死去的黑龙。

拉希奥。

他显示出了自己的龙型,静静地卧在地上,像是睡着了。但安度因明白那是永远不会苏醒的长眠。他注视着那头黑龙的尸体,心中有种空洞的失落。但当他走向那枚闪闪发光的石头,一阵怪诞的狂喜就席卷了他。

他长久的追逐结束了,他即将踏上回家的路,回到暴风城,所有他希望比自己活的更长久的事物,他能带他们回来……

当他握住那枚钻石时,那个优美的声音开口了:[我有很多事情要告诉你,孩子。首先让我先完成自己的契约,那个自我牺牲的灵魂和我达成了一笔交易,他献上自己的灵魂,我献上对你的效忠,同时他还要求,要我把一份东西还给你,一份我的一位姊妹曾向你索取的记忆。]

[现在请你收好他的馈赠……]

 

一阵暖流涌入了安度因的脑海。

 

他看见儿时的自己躺在床上,瓦里安就在他的身边,他刚向自己讲完一个长长的睡前故事,“到最后我们都会变成故事,希望你能写就一个好故事。”瓦里安坚定地说着,向他温和地诉说晚安,“现在,快睡吧,我的小狮子。”然后,一个轻柔的吻终于落在他的额间。

他看见自己十二岁生日那天,瓦里安送给他一把闪闪发光的法杖,尊重他想要追随圣光的理想,“我的儿子,将会成为暴风城最伟大的牧师。“他捧着金色的法杖,仰望着父亲灿烂自豪的笑脸。

他还看见了一些他也不太清楚自己是何时去过的地方,他看见了那个古怪的黑龙——他们在一间风格特殊的酒馆里执黑白子下棋;他们被一群暴躁的,会说话的猴子追赶,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他们去偷一些不知名的鸟类的蛋,那只小龙被突然回巢的亲鸟一口衔住尾巴发出尖锐的痛呼。

 

他看到夕阳西下的海边,他们并肩坐在海边的礁石上——

“等到我再长大一些,”拉希奥宣布说,“我会礼貌的请你骑到我的背上,带你去看各种奇妙的地方。在那些地方,我们一个晚上经历的冒险就会和你父亲十年遇到过的一样多。”

 

他听见自己在笑,又感觉到泪水不断地落下,但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过了很久之后,他才听到钻石声音的回响。

[你感觉好些了吗,孩子?]

[我和我的姊妹不太相同……正如你曾听到的那个故事,军团的阿扎里塑造了我们,但我们被创造出之后就拥有了自己的意志,我们中的有些想要回到创造者的手中,有些想要追求自己的乐子,有些只想要离那个控制狂远远的。恶魔曾在我的内部封印了一位被腐化的纳鲁,但现在,纯洁的牺牲净化了恶魔的腐蚀,纳鲁得以传达出一些我之前不知晓的信息。]

[阿扎里在利用你,孩子,他长久的被封印虚空,需要他造物的力量来解除自己的封印。他透过虚空的裂缝给你的国家带来灾难,给你压力和动力,让你帮他找到自己的造物,当你完成了自己的追逐,将我们汇聚在一起,共同施展力量的时候,他就能趁着这个机会从扭曲虚空回到人间。]

[绿色的火焰和阴影将无处不在,你会彻底地迷失自我,成为他的奴仆,暴风城会被奴役,这个世界将被侵袭,你带回的一切将毫无意义。]

 

安度因发出一阵受伤的哀嚎,“所以,那些牺牲……我的追逐毫无意义。”

[你不能这样说,在一切太晚之前,阻止恶魔的诡计已经弥足珍贵。]

“我不知道要怎么办……我该怎么做?”他无助地朝空气开口,像一个所有的道路都被阻隔了的,找不到家的孩子。

[纳鲁让我告诉你,你失去一切的那个晚上,圣光没有回应你不是你的过错……恶魔的虚空立场扰乱了一切能量。自始至终,圣光从未弃你而去,那头自我牺牲的黑龙说的对,这么久以来,你为什么不尝试着治好自己的眼睛呢?]

  [你在内疚和自责中盲目太久了,孩子。愿圣光指引你的道路。]

 

低语暂停了,安度因终于停下了自己的啜泣,他看着手中光芒闪烁的钻石,想着它方才的指示,和父亲曾告诉过自己的故事——第八颗石头是洁白的钻石,珍贵的宝石激励纯粹的信仰,低声的祈祷可以让逝者苏生。

他跪下来,双手合十,那石头变得越发温暖明亮,一阵熟悉的暖流再次回到他的指尖,从指间滑到心房。这久违的温暖他让浑身战栗,圣光指引着他倾尽钻石的力量,太阳般明媚的光辉闪耀在黑龙身上,低声的祈祷萦绕在他的四周。

当那阵耀眼的光芒散去后,死去的龙睁开了他红色的眼睛。人类贴着黑龙硕大的脑袋,抱着他几乎仅剩的所珍视的事物,歇斯底里地痛哭着。

拉希奥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脸,什么都没说。

 

————————————————

安度因决定回到故乡看看。

这么多年来,他从未回到过暴风城,也没有主动寻求过任何相关的消息。哪怕是再看看那些断壁残垣,他依然想要回去,看看那些他曾为之不顾一切奋斗的事物。

黑龙带着他飞翔。在路上,拉希奥知道了自己“死后”所发生的事,“所以你耗尽了那颗钻石的力量,好带我回来?”“嗯……实际上是我必须要耗尽宝石的力量,好确保阿扎里永远待在扭曲虚空,那个恶魔要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拉希奥听见安度因在他背上发出含糊的声音。

“但当然,带你回来也是我计划的一部分。”许久之后,人类贴着他的脑袋,小声地说。

 

当他们终于踏上熟悉的土地时,太阳已经要落山了。安度因远远地看到暴风城中零零散散地升起一阵一阵的烟。他皱着眉头,想不出为何废墟还会燃烧。等到他们离近了才意识到,那升起的烟雾意味着什么。

 

那是傍晚时分的炊烟。

 

城中破损的建筑有些已经被修葺,开始有人类重回这座死城定居了。他们是那些在灾难刚开始发生时逃向城外、逃向塞拉摩的人,他们是在那天刚好不在城内,出门在外的人。他们的亲人或许在那次的暗影中消逝,活着的人四散奔逃,但只要人活着,就总会想家。

尽管人们还时常提心吊胆,但这里毕竟是他们世代相传的家乡。于是,虽然生活大不如从前,幸存者们还是陆陆续续地回到了故城。

暴风城不再死寂了,她将在暗影中再度重生。

 

当他们分别时,拉希奥忍不住又问了一遍那个愚蠢的问题,“安度因,为什么你不治好你的眼睛?”人类笑了笑,“我知道自己能治好它,但我想留着这个,作为一份纪念,一份警示。”

“你会以国王的身份回到人们之间吗?”

“……我会尽我的全力帮助他们过上想要的生活,但现在也许不是一个国王回归的好时候,我的人民也许需要再多一点的时间才会接受一位临阵脱逃的国王。”

“这不会很久,我向你保证,他们十分需要你。”

黑龙最后向人类低头示意,转身准备离开。

“拉希奥?”

安度因最后叫住了他,他回过头望去。

在夕阳橙红的光晕里,人类露出了一个他最爱的那种笑容,“谢谢你。”

 

————————————————

“好啦!你总不能还在生我的气,你总要为我打开下一扇传送门的!”

拉希奥追在那只黑龙身后,一路小跑着高喊。

“而且这怎么说呢?我想我们扯平了?”他无奈地摊开双手,朝守护者无辜地笑着。

那头黑龙看上去依然很气愤,“你这个愚蠢的,荒谬的,自私的家伙……你怎么能保证自己会平安无事呢?谁给你这样的自信?要是你真的一直死着呢?你要和我一起烂在这个噩梦里吗?”

拉希奥低下头想了想,“我有自己的判断,从看到那艘德莱尼的飞船开始我就有种预感,再加上那颗钻石的声音……我在沙塔斯听到过圣光生物的声音。我知道这对安度因来说意味着什么。”

“况且,”他把头抬起来,直视着守护者的眼睛,“我是在安度因的梦里,我从不认为自己会受到什么真正永久性的伤害。毕竟,你在你爱人的梦里,全世界都那么爱你。”

 

 

——TBC——

注:

1.紫杉木,象征死亡与复活,这个应该好多都知道,伏地魔的魔杖就是紫杉木做的

2.前半部分安度因沿着走的长河借用了魔戒小说里中土大陆的长河,这条河在精灵语中刚好叫做Anduinë(译作安度因河),至尊魔戒曾经遗落在这条河中。

3.飞船的舱门,同样借用了魔戒的莫瑞亚之门。门上的图案就是德莱尼的种族标志。

4. Freund是德语的朋友,找了半天都没找到德莱尼语的“朋友”只好……

5.拉希奥对安度因唱的歌在我的想象中是《may it be》 觉得歌词很合适那个情景。

6.钻石象征缪斯中的乌拉尼亚,主管天文学与占星学。

评论 ( 14 )
热度 ( 37 )

© 一只伯劳 | Powered by LOFTER